当前位置: 主页 > 维修信息 >

“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嘀嗒、哈啰等平台被约谈 后

发布日期:2022-02-22 02:55   来源:未知   阅读:

  央广网北京12月9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周益帆)打车软件已成为很多人生活中的常用工具,各种应用提供着价格、定位不同的打车产品。但是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大家对网约车、拼车、顺风车等产品的界定并不是非常清晰;一些想要加入平台成为司机的车主,对资质的要求也不是非常了解。

  近日就有网友在交通运输部的官方公众号中提问:顺风车算不算网约车,要不要办网约车资格证等?交通运输部回应:合法的私人小客车合乘,与网约车经营性客运服务有很大区别,不需要办理网约车相关许可。但有媒体调查发现,一些打车软件中,存在“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的现象。

  为此,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要求修正顺风车产品,不得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后续管理如何规范?

  近日,有媒体报道,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产品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系列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同时用户头像显示性别、开展长途城际服务等方面存在安全隐患。

  司机:它有个“附近订单”的功能,就是在你附近看去哪的订单,你自己选。

  不同于营运性质的网约车,顺风车是分享经济的一种产物。2016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但是,在一些顺风车平台上,却变成了可由乘客先发布订单,司机再任意接单的方式。大连司机王师傅以嘀嗒平台举例:“它里面有行程,现在假如我从a点到b点,我设置了想去地点,它就推送给我许多去地点的相应的单子,还有一个自动抢单。我从a点到b点,地点我设置80%的匹配度,百分比差不多的话,它自动给我抢到手。里面还有附近的订单,就是在我的位置上,各个地方的单子里边几乎都有,然后我去选择。”

  也就是说,“附近订单”这一选项已经违背了顺风车“顺风”这一性质,不管司机的终点在哪里,车主只要看到了乘客订单,就能任意接单。在山东读大学的丁同学说:“昨天凌晨,我们想从市里回我们长清区,结果就没有(网约)车接单,待了好久,到五点钟的时候他才来,应该就是网约车司机。”

  如此一来,可能出现两种情况:网约车师傅接了顺风车的单;另外,“顺风车”不需要取得运营资质,一些不具备注册成网约车司机资质的车主就可能通过“顺风车”平台从事营运活动。

  网约车司机于师傅说,正常通过审核注册为网约车的司机,不会主动接顺风车的单,因为价格低。之所以有司机专门开顺风车,除了审核简单、不需要营运资质的便利之外,如果一路下来可以拼上几单,收入也还不错。于师傅说:“这等于是白干的。从a到b是100块钱,如果是顺风车,可能是五六十块钱左右,但是因为顺风车平台抢单非常容易,也有去做的。它不是说抢一单,比方说从a到b有两单,我可以两单同时抢,拼单价钱就不一样了。如果走远郊,就几乎差不多了,有专门干这种的顺风车。”

  也就是说,类似以前在公交、地铁站附近招揽乘客,凑够三四位乘客去往远郊县的“黑车”司机,反而可能有了网络交易平台。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认为:“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可能会出现两大问题。其一:存在安全隐患。他分析:“其实它核心在于混淆职业化和顺路分享座位的这种民事互助行为之间的关系,它不合规或者叫不合法,可能重蹈以前的覆辙。大家知道网约顺风车2018年出现过比较大的安全事件,(这种)不合规的状态(如果)没有纳管,类似情况就可能还会出现。”

  其二,大量远距离拼单城际顺风车职业化之后,可能会形成业态矛盾。“现在大量的平台做的更多是城际顺风车,是职业化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它跟班线客运之间形成的冲突,甚至形成业态之间的一种矛盾,会产生一些问题。”顾大松说。

  在进行约谈之后,嘀嗒、哈啰公司方面作出回应,嘀嗒出行12月8日已将“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更能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的“临时路线”功能,让“临时外出”的车主能够基于自身出行需求、通过商圈提前发布出行信息、快捷匹配顺路乘客。同时,“临时路线”和“常用路线”一起,共同受到平台每日接单次数及合乘价格限制,合乘价格为当地商业运营车辆定价50%左右的一口价,嘀嗒方面表示,在嘀嗒平台上,任何顺风车主都无法实现以营利为目的的合乘。大连司机王师傅说:“界面换样了,以前一点开‘附近订单’去哪里的都可以看到,现在打开‘附近订单’会显示某个区域,你想去某个区域,再点开某个区域,在里头查找订单,等于多了一层界面。”

  哈啰表示,已经启动部分产品优化的相关动作,优化后的产品将于近期上线。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消息,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90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获得了经营许可,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250多万张。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明确要求区分“网约车”和“顺风车”,无论从法律还是安全、公正的角度来说,都有其必要性。他说:“现在的法律规定实际是把顺风车和网约车分开的,相关的资质要求(方面),跟网约车纯粹的运营车辆相比,顺风车要简单得多。如果把顺风车做成了网约车,就相当于把网约车的法律规范给架空了,对一些已经拿到了网约车资质的司机来说是不公平的。”

  顾大松认为,约谈可以在短期内规范平台设置,但是长远来看,需要解决运营主体的商业逻辑与顺风车的非营利属性之间的冲突。他分析:“大家经常讨论的是车主和乘客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中间有非常重要的环节往往被混淆了:撮合的平台的定位问题。顺风车是一种绿色出行,平台是商业组织,是盈利属性,两者之间逻辑上有矛盾。国外有些做法是什么?比如,它是由专门的非营利的社会组织来做中间撮合的事情,收取适当的信息费。目前这种第三种社会组织的介入还是比较欠缺的。”

  此外,顾大松建议,应在国家层面建立小汽车合乘统一政策,为社会组织主导、企业参与的网约顺风车活动提供明晰的政策依据,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地方政府监管定位的尴尬。

  央广网北京12月9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周益帆)打车软件已成为很多人生活中的常用工具,各种应用提供着价格、定位不同的打车产品。但是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大家对网约车、拼车、顺风车等产品的界定并不是非常清晰;一些想要加入平台成为司机的车主,对资质的要求也不是非常了解。

  近日就有网友在交通运输部的官方公众号中提问:顺风车算不算网约车,要不要办网约车资格证等?交通运输部回应:合法的私人小客车合乘,与网约车经营性客运服务有很大区别,不需要办理网约车相关许可。但有媒体调查发现,一些打车软件中,存在“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的现象。

  为此,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要求修正顺风车产品,不得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后续管理如何规范?

  近日,有媒体报道,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产品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系列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同时用户头像显示性别、开展长途城际服务等方面存在安全隐患。

  司机:它有个“附近订单”的功能,就是在你附近看去哪的订单,你自己选。

  不同于营运性质的网约车,顺风车是分享经济的一种产物。2016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但是,在一些顺风车平台上,却变成了可由乘客先发布订单,司机再任意接单的方式。大连司机王师傅以嘀嗒平台举例:“它里面有行程,现在假如我从a点到b点,我设置了想去地点,它就推送给我许多去地点的相应的单子,还有一个自动抢单。我从a点到b点,地点我设置80%的匹配度,百分比差不多的话,它自动给我抢到手。里面还有附近的订单,就是在我的位置上,各个地方的单子里边几乎都有,然后我去选择。”

  也就是说,“附近订单”这一选项已经违背了顺风车“顺风”这一性质,不管司机的终点在哪里,车主只要看到了乘客订单,就能任意接单。在山东读大学的丁同学说:“昨天凌晨,我们想从市里回我们长清区,结果就没有(网约)车接单,待了好久,到五点钟的时候他才来,应该就是网约车司机。”

  如此一来,可能出现两种情况:网约车师傅接了顺风车的单;另外,“顺风车”不需要取得运营资质,一些不具备注册成网约车司机资质的车主就可能通过“顺风车”平台从事营运活动。

  网约车司机于师傅说,正常通过审核注册为网约车的司机,不会主动接顺风车的单,因为价格低。之所以有司机专门开顺风车,除了审核简单、不需要营运资质的便利之外,如果一路下来可以拼上几单,收入也还不错。于师傅说:“这等于是白干的。从a到b是100块钱,如果是顺风车,可能是五六十块钱左右,但是因为顺风车平台抢单非常容易,也有去做的。它不是说抢一单,比方说从a到b有两单,我可以两单同时抢,拼单价钱就不一样了。如果走远郊,就几乎差不多了,有专门干这种的顺风车。”

  也就是说,类似以前在公交、地铁站附近招揽乘客,凑够三四位乘客去往远郊县的“黑车”司机,反而可能有了网络交易平台。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认为:“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可能会出现两大问题。其一:存在安全隐患。他分析:“其实它核心在于混淆职业化和顺路分享座位的这种民事互助行为之间的关系,它不合规或者叫不合法,可能重蹈以前的覆辙。大家知道网约顺风车2018年出现过比较大的安全事件,(这种)不合规的状态(如果)没有纳管,类似情况就可能还会出现。”

  其二,大量远距离拼单城际顺风车职业化之后,可能会形成业态矛盾。“现在大量的平台做的更多是城际顺风车,是职业化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它跟班线客运之间形成的冲突,甚至形成业态之间的一种矛盾,会产生一些问题。”顾大松说。

  在进行约谈之后,嘀嗒、哈啰公司方面作出回应,嘀嗒出行12月8日已将“附近订单”功能修正为更能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的“临时路线”功能,让“临时外出”的车主能够基于自身出行需求、通过商圈提前发布出行信息、快捷匹配顺路乘客。同时,“临时路线”和“常用路线”一起,共同受到平台每日接单次数及合乘价格限制,合乘价格为当地商业运营车辆定价50%左右的一口价,嘀嗒方面表示,在嘀嗒平台上,任何顺风车主都无法实现以营利为目的的合乘。大连司机王师傅说:“界面换样了,以前一点开‘附近订单’去哪里的都可以看到,现在打开‘附近订单’会显示某个区域,你想去某个区域,再点开某个区域,在里头查找订单,等于多了一层界面。”

  哈啰表示,已经启动部分产品优化的相关动作,优化后的产品将于近期上线。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消息,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90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获得了经营许可,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250多万张。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明确要求区分“网约车”和“顺风车”,无论从法律还是安全、公正的角度来说,都有其必要性。他说:“现在的法律规定实际是把顺风车和网约车分开的,相关的资质要求(方面),跟网约车纯粹的运营车辆相比,顺风车要简单得多。如果把顺风车做成了网约车,就相当于把网约车的法律规范给架空了,对一些已经拿到了网约车资质的司机来说是不公平的。”

  顾大松认为,约谈可以在短期内规范平台设置,但是长远来看,需要解决运营主体的商业逻辑与顺风车的非营利属性之间的冲突。他分析:“大家经常讨论的是车主和乘客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中间有非常重要的环节往往被混淆了:撮合的平台的定位问题。顺风车是一种绿色出行,平台是商业组织,是盈利属性,两者之间逻辑上有矛盾。国外有些做法是什么?比如,它是由专门的非营利的社会组织来做中间撮合的事情,收取适当的信息费。目前这种第三种社会组织的介入还是比较欠缺的。”

  此外,顾大松建议,应在国家层面建立小汽车合乘统一政策,为社会组织主导、企业参与的网约顺风车活动提供明晰的政策依据,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地方政府监管定位的尴尬。